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李长安: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内循环的“牛鼻子”

  原标题:李长安: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内循环“牛鼻子”

  作者: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 李长安

  为了应对国际国内日益复杂的经济社会发展新形势,中央提出了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推动国内大循环的顺畅运行,必须紧紧围绕着扩大内需来做文章。很显然,这就要求我们一定要抓住提高广大人民生活水平这个牛鼻子。

  居民需求是构成社会总需求的重要内容。而在影响居民需求的诸多要素中,居民的收入分配状况则是其中的核心要素。也就是说,居民收入分配的状况如何,将直接影响到居民消费的能力和意愿,进而对社会总需求产生抑制或者扩张作用。

  毫无疑问,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居民的收入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初步核算,2019年我国人均GDP突破了1万美元大关,达到10276美元。和1980年约300美元相比,人均GDP增长超过30倍。与此同时,我国的消费规模也有了快速扩张,消费质量有了明显提高。目前,我国消费对经济的贡献率已经接近60%,成为拉动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

  但是,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在我国的居民收入分配领域,依然存在着诸多的问题和矛盾,并日渐成为阻碍消费扩大和国内大循环顺畅运行的主要障碍。这集中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我国居民收入总体来看依然处于较低水平。虽然与高收入国家的差距在缩小,但中国仍处在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事实上,中国目前的人均GDP还不到世界平均水平,仅相当于后者的90%左右。虽然扶贫攻坚已经取得巨大成效,但贫困人口总量依然较多、脆弱群体数量庞大的问题较为突出。收入水平不高制约了消费能力和消费质量,从消费结构看,2019年我国居民消费恩格尔系数为28.2%,仍高于发达国家的水平。

  另一方面,较大的收入分配差距成为制约居民消费进一步扩大的又一个重要因素。从总体趋势来看,以基尼系数来衡量,我国的收入分配差距从上世纪80年代的0.3以下,扩大到90年代的0.3-0.4之间,进入21世纪后,基尼系数一直在0.4以上徘徊。近十年来,我国的基尼系数略有下降,但仍处于较高的水平。城乡差距是形成我国收入分配差距的主要原因之一,虽然近些年来城乡差距有了一定程度的缩小,但两者的实际差距仍在3倍左右,城乡收入以及消费“鸿沟”远未消除。此外,在宏观分配中,与政府收入和企业收入相比,居民收入占比相对偏低的现象长期存在,在不少的年份中甚至还出现不升反降的现象。

  由此可见,要畅通国内大循环,提高居民收入水平、改善收入分配状况是重中之重。首先,高度重视复杂经济环境下发展经济与提高居民收入的关系。有些观点认为,当前企业经营困难增多,政府财政能力有限,因此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并不现实。实际上,越是在困难时期,确保居民收入不下降,进而稳住消费基本盘十分重要。可以通过适度扩大财政赤字规模、鼓励发放消费券、降低消费门槛等多种措施,确保居民的实际收入水平不下降、消费能力不减弱。其次,切实贯彻“提低、扩中、限高”的收入分配改革原则,加快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的步伐,特别重视提高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水平,这是提高社会总消费的关键所在。最后,进一步调整宏观分配结构,建立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占比的长效机制。只有建立在居民收入持续提高、收入分配状况不断改善的基础上,我国内需扩大的基础才能夯实,国内大循环才能畅通运行,经济发展目标才能顺利实现。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薛永玮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thebootandshoein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